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吐血的这两个人,竟然是酒楼的店小二和女服务员。

他们两人刚才看到大堂里闹起了事端,直接吓懵了,等到回过神来,打算去通知老板的时候,忽然气血上涌,张嘴就喷了血。

这一喷,两个人就直接晕倒在了地上,人事不知了。

“你不会是想说他们两个才是平江双煞吧?”黑脸男人觉得有些好笑,“两位想要洗脱嫌疑,也犯不着连累无辜的人,简直把我们当成白痴耍。”

夏天淡淡地说道:“不用当成,你们就是白痴。”

“你们已经赢了,何必再弄出这种卑劣的手段!”黑脸男人露出鄙夷的神色,“这样做只会让人觉得你们愈发不堪,不过你们本来就是医界败类,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就是,他们不过是酒楼的服务员而已。”

“居然让两个普通人背锅,还真够无耻的!”

“真把我们当傻子了。”

夏天有些不爽了,瞪了这些人一眼:“都给我闭嘴。”

这些人还想再多骂几句,泄泄心头的火气,可是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来了。

阿九却知道夏天从来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既然他说是这两个人,那肯定就是他们。

很快,阿九就想到了另一个问题,好像刚才就是这个店小二说没有雅间了,然后让女服务员把她和夏天带到那个位置上去的。

难道说,从一开始这两人就想让她和夏天背锅?

“把他们弄醒,我有话问他们。”阿九于是冲夏天说道。

夏天嘻嘻一笑:“九丫头,你的眼力不行啊,这两个人根本没晕,装的。”

“找死!”阿九顿即大怒,抬脚便冲那个店小二身上踹去。

只见那店小二的身体蓦地弹跳了起来,像是壁虎似地粘在了天花板上,一双眼睛贼也似地亮着,脸上还挂着嘿嘿地笑容。

“本来想找两只替罪羊,想不到居然还是行家。”店小二嘴角微微勾起,不无讥诮地说道:“不过,还是要多谢两位,替我们挡了灾。这些人如果一拥而上,虽说我们夫妻二人也能解决,但终究比较麻烦。”

地上那个女服务员也倏地立了起来,妖艳的脸上露出嘲讽之色:“不过,这两人也有些麻烦。老公,还是趁其他高手还没到,一并解决了吧。”

“也好。”店小二嘴角缓缓勾起,略有些遗憾地说道:“本来潜伏在酒楼里,是听说鬼医门的弟子夏天也到了南疆,他手上貌似有门非常厉害的针法,如果能偷到手,那就发了。”

女服务员也觉得有些可惜,对夏天和阿九的不爽就更浓了,骂道:“都怪你们,老老实实顶锅不就行了,非要反抗,害得我们损失了一单大生意。”

阿九听到他们的话,不由得笑了起来,冲夏天道:“他们居然打你的主意哎,你不表示表示?”

“有什么好表示的。”夏天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漫不经心地说道:“两个没什么本事的白痴而已,本来他们想骗钱,还是骗别的什么,都跟我没什么关系。可惜偏偏又惹到了我们头上来了,那就算他们运气不好了。”

店小二听着夏天和阿九的对话,不由得眼睛一亮,哈哈大笑道:“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得来全不费功夫啊,原来你就是鬼医门的夏天?”

“我就是夏天,跟鬼医门没什么关系。”夏天撇了撇嘴:“只不过我大师傅张明佗是鬼医门的。”

“哈哈,听说你手上有一门非常逆天的针法?”店小二又问道:“是不是真的。”

夏天漫不经心地回答道:“你还是先挑一种适合你自己的死法吧。”

“老婆,我们发了!”店小二完全忽略了夏天的警告,冲女服务员道:“这次总算是没白来,先把这两人带走,慢慢逼问针法,其他人都杀了!”

女服务员笑了起来:“杀了多浪费,每个人都下点独门毒药,到时候他们想要解药就必须给钱。”

“老婆,你实在是太聪明了。”店小二蓦地张了张嘴,喷出了一口浓雾来。

那些被夏天定住了的人顿时露出了惊恐的神情,他们现在这副样子,完全就是任人宰割了,纷纷吸入了毒雾,一个个地面如死灰。

“哈哈哈,这波太爽了。”女服务员大笑了起来,扭头看向夏天和阿九:“接下来就只剩下你们两个了,是乖乖配合呢,还是也想先吃几口毒烟?”

“能骗到那么多人,本来还觉得你们应该很聪明。”阿九叹了口气,略有些失望地说道:“结果只是因为别人比你们更蠢而已,死到临头了,不逃跑还想着怎么取利,也真是绝了。”

女服务员本来就对阿九有些不满,确切得说,她对所有比她漂亮的女人都不爽。

听到阿九的话,不由得眉尖一挑,冷笑起来:“呵呵,你们两个替我们挡了灾,又被我们算计了,还可能会丢了小命,到底谁蠢?”

又补了一句:“我最讨厌你们这些长得好看的女人,呆会我就划花你的脸,看你还怎么得……啊!”

阿九身影就闪到了女服务的跟前,接着拳出如雷,重重地轻在了这女人的脸上。

“嘭!”

那女服务员整张脸都被轰爆了,不但脸骨崩碎,牙齿也被全部打烂人也像是炮弹似地飞了出去,撞破了墙,飞到了大街上去了,一动不动地像条死狗。

“老婆!”店小二惊愕莫明,悲愤之下,咬牙冲阿九道:“我要将你扒皮抽骨、剁成肉酱,再挫骨扬飞,才能消心头之恨。”

说完,张嘴又喷出了一股毒雾。

只是这一回,毒雾刚喷出来,又被他自己的鼻子给吸了回去。

“嗯?”店小二瞪大眼睛,脸上满是匪夷所思的表情,接着就呛得剧烈咳嗽了起来:“咳咳咳……”

夏天笑嘻嘻地说道:“会吐烟,有点意思。还会吐点别的不,再表演一下,我看看。”

店小二明白过来肯定是夏天出手了,但诡异的是他竟然毫无察觉,这说明夏天的段位绝对比他高了好几个档次,此地不宜久留。

自己的小命要紧,这时候老婆的生死也顾不上了,溜为上计!

“敢伤我老婆,都给我去死!”店小二似乎陷入了巅狂之中,蓦地从怀里掏出了十几颗毒雷,冲着夏天和阿九便掷了过去。

刚才的毒雷其实就是他藏在人群中扔的,只是为了不暴露自己,不敢扔太多。

现在是为了逃命,自然要想办法拖住夏天和阿九,至于其他人的死活,他才懒得管呢。

十几颗毒雷,再加上还有一些毒镖、毒箭,甚至还有些毒蛇毒虫,像是天女散花似地,从天花板上落了下来。

可惜,店小二预想中的场景并没有发生,不管是毒雷,毒镖还是别的什么东西,统统都失效了,“叮叮当当”落了一地,但也仅此而已了。

那些毒蛇和毒虫更是扔出去后,就直接死了。

夏天笑嘻嘻地说道:“这些东西没意思,还是再换点别的花样吧。”

“你是怎么办到的?”店小二露出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夏天道:“还是说,这便是你的那门针法的妙用?”

“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问你还有没有别的花样。”夏天不耐烦地说道:“没有的话,那就去死吧。”

店小二倏地从天花板上掉了下来,双膝跪地,冲夏天磕头道:“是我有眼无珠,竟然没认出来你是高人,我愿意献出我所有的财产,还有从各门各派偷来的医学秘藉,全部给你,请你饶我一命!”

这话说出来,那些被平江双煞祸害过的门派中人,一个个瞪大了眼睛,露出了愤怒的神情。

这时候倒是识时务了,跪得相当干脆,只不过这招对夏天根本无效。

“你倒是心眼不小,到这时候了,还想着栽脏?”阿九有些不爽地骂道:“想把那些门派的仇恨转移到我们身上来?”

“不敢,不敢!”店小二磕头道:“那我随两位怎么处置,只要饶我一条命,什么都行。”

夏天点了点头,十分大方地说道:“只要你去死,我就可以饶你一命。”

“啊?”

店小二听着这话直接愣住了,这是什么神奇的饶命方式?

“那什么,夏、夏神医,您是不是说错了?”店小二忍不住问道:“还是我理解错了您的意思?您是让我去死,然后才会放过我?”

夏天笑着说道:“对啊。”

“还对啊。”店小二虽然跪下求饶了,但也不想被如此作践,忍不住说道:“夏天,是你赢了,我也认了怂。你不是应该大度一点,放我一马,这样日后好相见。毕竟是一个圈子里的,你做得太绝,不怕日后也被人如此赶尽杀绝吗?”

“不怕。”夏天一本正经地说道:“没有人能够对我赶尽杀绝,而且你,包括这里的所有白痴都不配跟我一个圈子。再说了我为什么要大度,已经给过你机会了,可惜你不中用,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店小二当即勃然变色,知道夏天要痛下杀手了,伸手捏破了怀中的一颗黑色的圆珠子:“那大家就同归于……呃?”

“霹雳毒珠?想不到你还去唐门偷了东西,自己偷的,就自己吃了吧。”

夏天缓缓伸手捏住了那颗黑色的圆珠子,然后弹进了店小二的嘴巴里,又很贴心地帮他合上了嘴巴。

“慢着!”

楼上忽然走下来一道人影,冲夏天高声喊道:“且先留他一命!”

话音未落。

“嘭!”

店小二当众裂开了,而且裂得那叫一个稀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