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刷刷刷……

许多人瞪大了眼睛,看看掌门。

大家都被他的勇气可嘉十分的敬佩。

男人就应当如此,面对强敌,无所畏惧。

捍卫心中的道,人间的道!

然而,嗖!

下一秒林飞就从几十米开外,瞬间一闪,就站在了昆吾掌门面前。

啪!

一耳光,特别的清脆,扇在了掌门的脸上。

林飞淡漠问了一句:“疼吗?”

“恶贼无理!”

人群之中先生死一般的沉寂,接着就有人爆发出怒喝声。

很显然这些昆吾的道士们,都觉得这是对掌门的极大侮辱。

也是对昆吾道派的极大侮辱!

甚至许多人的眼睛都红了,恨不得和林飞拼命。

林飞无视他们的愤怒,讥讽的一笑。

“怎么,掌门不说话了?”

“要杀就杀,何必羞辱老夫!”掌门挺直了脖子,目光凛凛,一副舍我其谁,为天下正义甘愿下地狱的模样。

林飞却指了指大好河山。

“大自然的土地,空气,这山这水,是你造出来的吗?”

“既然不是,为什么你能享用,妖、魔、为什么不能享用?”

“别和我说人妖殊途,正邪不两立这些破道理。”

“在我这里,就一个字和平!”

小七望着林飞神威凛凛,不但打了昆吾掌门,还说出一番让她刮目相看的大道理。

瞬间她佩服的五体投地,只是听到他说“在我这里,就一个字和平!”

嗯!

这明明好几个字呀!

这家伙好可怜,不识数!

安全本来听得也是热血沸腾的,结果被林飞最后一句话给弄得笑场了。

“咯咯咯……那是两个字好吧!”

妖皇也是一脸的愕然,感觉眼前的家伙,很特别。

他既不帮着妖说话,也不会帮着人说话。

难道这家伙是人妖呀!

要不然,为什么非要人妖和平共处?

其实,不但她如此疑惑,大部分人都这么疑惑。

白猿挠挠头,想了好久,用脑袋不停地撞大树,依然没开窍,还是想不明白。

懂事的娃儿都知道,这人和妖根本无法和平相处呀!

林飞说完自己的观点,冷扫四周。

“好了,从今天起,都可以住进圣树的宫殿里。”

说完,他自己转身,向着圣树宫殿走。

妖皇眉头皱了再皱,这混蛋,抢夺了我的圣树,原来就是为了住呀!

那几个被妖皇已经蹂躏的没有男人气概的男人们,就像是一群可怜的小鸡仔聚集在一起抱团取暖。

“怎么办?”昆吾道门的众人,面面相觑。

打又打不过人家,离开又不行。

妖皇也冷扫了昆吾道门这些人一眼,随后走进了宫殿。

“你给我站住!”

她对着林飞的背影大喝。

手中的宝剑,再度举起。

林飞像是没听见,继续走自己的。

妖皇大怒,脚下用力,嗖,一个迅猛的弹跳。

嗤,宝剑对着林飞的后心刺了过去。

就在刺中林飞的瞬间,他骤然转身。

啪!

直接夺下了妖皇手中的剑。

刷!

剑一个优美的弧度,贴着妖皇的手臂划了过去。

那漂亮的妖皇大氅,被划开,里面的肌肤也被划开一道血口。

鲜血,快速的流淌出来,滴滴答答的滴落在了圣树内部的宫殿之内。

“你!”

妖皇大惊,向后倒退。

刷!

林飞手中剑再度一动,对着自己的手指一划。

很快鲜血滴落,和地上妖皇的鲜血融合在一起。

很快奇异的事情出现了。

鲜血相融,冒出淡金色的光芒,一圈又一圈的荡漾着。

接着地上的土层,突然裂开,一株金色的植物,先生豆芽一样长了出来。

以可见的速度,快速的长出了枝叶。

长到一米,就停止了生长。

小树一共七个树枝,每个树枝上七个叶子。

树干很细,烨烨生辉,看上去就像是黄金打造的。

本来无比愤怒的妖皇,看到这一幕,惊得木头般愣愣地杵在当场。

林飞却淡漠的将她的剑丢在地上,然后去了妖皇先前居住的宫殿内修炼。

“喂!怎么回事?”

等林飞看不见了,妖皇才缓过神来大声喊。

就算她是经历万载的妖皇,阅历如此丰富,也无法明白,

为什么她的血和林飞的血滴在一起,就莫名的长出一株奇怪的植物来?

小七和安华最积极,两人先后的跳进了宫殿内。

进来一看,我去,真是宽敞,这里竟然自成天地。

瞧瞧这太阳,这山这水的,好美!

两人的眼睛都不够用的了,看看这里,看看哪里。

小七看到大水池,开心的大笑。

“以后洗澡,就不用像山下跑了。”

“啧啧啧……”安华不停地惊叹。

“这地方了不得,简直就是皇宫呀!”

“喂,小七!你说那白头发的家伙想干吗?”

“弄这么个宫殿回来,难道想把我们都娶了吗?”

小七才懒得搭理她,跑到了水池边,看着水里的倒影左照照,右照照。

似乎里面的人儿可真美!

安华讨个没趣,就将注意里放在了妖皇这里。

她看妖皇流血了,手臂上还在滴着血。

而妖皇的眼睛都看直了,一直盯着眼前的一棵金子般的小树。

“咦,这小树真好看,金子打造的吗?”

安华兴奋的两眼冒光,她真的很喜欢钱。

冲过来,她不客气的身手就去抓这棵树。

结果手碰触到这棵树的瞬间,小树儿就瞬间化成了金色的雾气,慢慢溃散开来,最终消散无形。

“啊,怎么会这样!?”安华吓了一跳。

妖皇也吓了一跳,根本想不通。

为什么这棵古怪的小树碰不得?

心中的疑惑,一重重的,让她十分的难受。

同时,她对林飞越发的好奇起来。

于是,向着寝宫走了过去。

走进本该属于自己的寝宫。

好家伙,林飞倒也不客气,竟然躺在了自己的床上睡觉。

这下将妖皇惹怒了!

“这是我的床!”

“现在变成我的了。我不介意,你睡在上面。”林飞歪了歪头,淡漠地说道。

“我介意!”妖皇感觉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岂有此理,自己明明玩耍男人。

现在,却被男人给玩弄了!

“别多想,以你的姿色,还勾不起的我的兴趣。”

林飞毫不客气的回了一句。

这一句话,将妖皇的怒火再度点燃,她恨不能将寝宫给捅个窟窿。

“怎么,还想杀我?”

林飞讥讽的一笑,“手下败将,还是乖乖的消停下来吧!”

“岂有此理,我掐死你!”

嗖!

妖皇一下冲上来,扑到林飞身上,双手恶狠狠地掐住了他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