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庆明帝交待了由礼部与钦天监共同操持办理此事之后,又耐着性子,平息着心中翻腾听朝臣议了小半时辰的地方政事。

退朝之后,则是留召了夏廷贞等人前往御书房中议事。

……

隔日,是个明媚宜人的好天气。

一大清早,许明意便坐在了梳妆桌前。

阿葵极用心地在替她梳发,并挑选要用的首饰——姑娘今日要随夫人一同出门,去参加温夫人府上的花会,而姑娘平日里是不去这些场合的,极不容易去一趟,她自然要用心对待。

姑娘本说不必如此麻烦,毕竟她也不是去与人相看,看上了哪家公子,想做哪家儿媳。

但姑娘不在意,她却是要在意的——需得知道,各家姑娘出门站在一处,少不得要被拿来做比较,而这比较的单单只是各家姑娘的样貌吗?

当然不是。

这其中比拼的,还有各府大丫鬟的梳头手艺与衣裙首饰搭配之道啊。

许明意不知道这其中的讲究与竞争,由着阿葵认真捯饬了一番之后,对着镜子瞧了瞧,只见也并不浮夸,心思皆用在了细节上,便也就满意地点了头,随着母亲出门去了。

说起温夫人的花会,许明意是有五六年不曾去过了。

今次之所以会过去,是因崔氏着实念叨了好几回——她知祖父离京出征,母亲是有心拉着她出去闲逛散心,这番心意不好一再拒绝,左右今日也无事,只当陪母亲了。

母亲自认是陪闺女,闺女觉得是陪母亲,总之这一趟门就这么出了。

温夫人虽钟爱打马吊,且是人菜瘾大的那一种,但也确确实实是名门之后,其府上的花会,办了已有七八年之久,在京城颇有几分名气。

因此,但凡是收到了帖子的夫人姑娘,多半也都不会缺席。

又因今日的天气着实极好,极适宜赏花品茶,这场花会便愈发热闹了。

园中百花绽放姹紫嫣红,假山窄溪清幽绝俗,夫人们谈天说笑,不时也有哪家的姑娘小姐奏琴吟诗。

“这几年倒是甚少见许家姑娘了,今日难得来一回,不如也去亭中奏一曲?”有妇人笑着提议道。

许明意含笑道:“晚辈琴艺不精,还是不嫌丑了。”

实则这也是她轻易不来这等场合的原因之一,在长辈面前当众表演才艺这种事情,对她而言实在与噩梦无异。

倒不是对这种行为有什么偏见,她也十分欣赏肯站出来的姑娘们,只是她实在做不来就是了。

一旁的温夫人看着身形端正坐在那里的女孩子,笑着道:“许家的姑娘还需要表演什么才艺么,京师第一美人儿,单只是往此处一坐,那便是叫咱们饱尽眼福了,诸位说是与不是?”

几名妇人笑着点头附和。

温夫人极擅言辞处事之道,这一点许明意自是清楚的,但她另还觉得,这位夫人大约也是被她给吓出阴影来了……

尚记得,她五六年前,也曾来过温夫人的花会。

且也表演了一样才艺来着。

但同寻常的琴棋书画不同,她表演得乃是射艺。

那时到底年幼,十来岁的年纪,心中想逞能出风头,大抵是将“让你们瞧瞧我的厉害”给写在了脸上的——

或是老天都看不过去她这幅逞能的欠揍模样了,于是就叫她马前失蹄了。

犹记得那箭刚搭上去,还没来得及瞄准靶心,就不受控制地飞了出去,堪堪扫过一名婆子鬓边的绢花,将那婆子吓得险些魂魄升天,当场尖叫着昏迷了过去。

当时的情形之混乱惊险,气氛之尴尬微妙,她至今难忘。

所以,后来未再参加花会,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而那名婆子乃是温夫人的陪嫁,至今看到她依旧还会暗暗手抖。

“……你当真不擅琴艺?”

此时,忽有一道清脆的声音悄悄地问道。

许明意抬头看,只见是坐在她前方的女孩子回过了头,一双深邃黑亮、眼睫浓密的眼睛好奇地看着她。

想到这个女孩子同吴恙的关系,许明意笑意柔和地点头:“是啊。”

“可是你们中州女子不是自幼学的便是这些?”女孩子低声说道:“我还当你们个个都很精通琴棋书画呢。”

“也是有例外的。”

“这么说,你是不喜欢学这些了?”女孩子似乎终于找到了可以说话的人,问题一个接着一个抛了出来,身子也偏转向了许明意:“那你喜欢什么呢?”

“家中行武出身,便跟着学了些骑射。”许明意将声音压得很低。

一则是不想太引人注意,二来,咳,在礼部尚书府说自己学骑射,这个射字叫她十分没底气。

“巧了,我也自幼学的骑射!”桑云郡主很是惊喜,连忙道:“那改日咱们一同去骑马如何?”

这邀请来得十分突然,而面前的小姑娘似乎十分迫切想要与人结交,许明意对此心中有些不解,然而她即便是抛去这份不解,想要点头答应,却也必须要为双方的身份而顾虑一二——

是以,只能笑着回道:“不巧的是前些日子刚受了些腰伤,怕是不能陪郡主尽兴,待过些时日养好了伤,再送帖子给郡主可好?”

怕女孩子误解,她的语气尽量温和。

饶是如此,桑云郡主颊边的笑意仍是淡了淡,下意识地往许明意的腰间看了一眼。

真的是有腰伤吗?

还是说,不过只是刻意在搪塞她?

但……对方究竟哪里来的底气婉拒她的邀请?

若不是方才听说这是镇国公府的姑娘,还算有几分家世背景,她身为燕王府的郡主怕是都不见得会多看一眼的,可现下她主动搭话,对方却反倒拿起架子来了?

自觉被驳了面子的桑云郡主语气里不见了热情,不冷不热地道:“既是有伤在身,那自是不好勉强。”

见她似乎为此有些不悦,许明意暗暗疑惑不已。

这位郡主是否有些过于单纯了?

是因从未离开过北境的缘故吗?

许明意眼看着女孩子作势要回转过身去,却似乎又突然想到了什么,再次看向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