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郑殊回公寓的地方已经不是之前住的位置,因为他这段时间已经物色好了住的地方,之前是用租的,现在他已经在狎鸥亭买了一套公寓。

时间线是13年的年末,现在的房子价格早已经很离谱了,这对于普通上班族,十辈子的工资也买不起房,如果没有来自父辈继承的财产或者意外之财,恐怕工作一辈子顶多在首尔最郊外的地区付完一套不足20坪的房子,差不多如此。

买下这套公寓的初衷,主要是交通方面更便利,同时这附近的安保服务等级也是最高,狎鸥亭隶属于江南区的一个洞。

半岛的地级行政划分是比较另类的,只知道洞上面是邑,在往上就是面。

毕竟地盘不大,所以在划分这些地区管辖的时候就可以做得非常细,狎鸥亭在半岛就意味着富人的地盘。

在这里商业不仅发达,南北东西走的话,哪里都“顺路”,财能通神这一点在半岛展现得淋漓尽致。

买下这儿一套公寓,还是延期了大半年才拿到手的,里面的布置装潢是原本有专业室内设计师安排,楼下一共有三十处停车位,对应着这套公寓仅三十户,但每一户的住地面积在八十坪左右。

车子进入公寓前周围也有严密的防控设施还有保全人员,郑殊到了以后与金阁作别,他住的地方在最左边靠阳光的屋子,早晨阳光会照进来保证采光度足够,到了下午虽然暗点,但基本上下午家里也没有人,等到了傍晚已经要开灯了。

这不,楼上唯一一户亮灯的就是郑殊住的地方,郑叡仁也不知道在里面做什么。

住在这儿的事情,郑殊并没有跟叡仁详细说明他是租还是买,并且更没有提到其实这一整套公寓是他买下来,以后其实这里可以留给她住,如果当不动idol了,就在这儿愉快的当一个收租人也挺好的。

房子……郑殊并没有对这些地方感到归属感,房子再好他也没有觉得待得有多安稳。

只是一个暂时住所!

坐着电梯上楼后,还没有到门口,不知道是叡仁早有埋伏,还是怎么的,这门自己打开来,从里面叡仁还蹲在一边准备吓唬郑殊。

这丫头都多少次被反杀了还不长记性,这一次自然不会让她得逞。

脚步声照常传来时,叡仁一副恶作剧要得逞的表情,心底是恶向胆边生,准备冷不丁的吓郑殊一回,声音近了,叡仁一个纵身跳出来大喝了一声。

原以为能够看见郑殊吓到的表情,下一秒她的表情有高兴转为失落。

门外空无一人!

“这是……”叡仁还没有从失落的情感中脱离,郑殊一步踏出来,那熟悉的弹脑瓜的手势已临她脑门前。

咚~~

“嘶……疼死啦,臭欧巴!”叡仁冷眼怒视着眼前的郑殊,那气得脸都涨红了。

“技不如人有什么好说的,你吃了没有?”郑殊走到玄关的鞋柜里准备换拖鞋时,他眉头一皱,转头时看到站在槛道上面的叡仁,她脚上穿的不就是自己的拖鞋么?

“呀,郑叡仁……我说过了别碰我的拖鞋!”

郑殊想要去追,这丫头飞快的甩了拖鞋,跟猫似的一下子窜进屋子里去。

唉~~说好的女大十八变,就变成天天跟自己作对?郑殊觉得心累,包括有一段时间没见,但经常有联络的乂园,这丫头打电话的时候也不像以前那样乖巧了,有点小巧思在里面。

收拾好鞋子之后,郑殊拎着另一双拖鞋到客厅里面把鞋子放到她跟前,客厅的桌子上已经摆了一大盘的披萨。

“我不是说过了有正餐吃,这种披萨少吃点。”郑殊没有准备拿,这一盘就留给她祸祸了,这半年她在woollim里,食量逐步见长,至于身材管理方面倒还好,既不是胖,也没有太瘦。

一口下去,满满的芝士,还有里面的火腿肠跟肉粒,叡仁咀嚼了良久后才吞咽下说到:“没事的,我体重测试过关,不趁着快春节了多吃点,回去以后又是开水烫白菜了。”

“有这么惨么,你可别瞎说。”郑殊倒了一杯凉白开出来放在她的桌前,woollim里面郑殊还是有眼线的,目前的woollim其实走势还不错,infinite在霓虹出道收效不错,霓虹作为实体唱片第一大市场,亚洲第一音乐市场,如果团体能够在霓虹站稳脚跟,就是小捞一笔那也是赚得盆满钵满。

woollim现在尽管跟一些老牌的中大型公司还没有办法比,但在半岛的歌谣界里总算是有点名头。

伙食即便再差,也不可能开水烫白菜这么吃的,郑殊没有信她所说的话。

郑叡仁消化完这一块披萨,据理力争道:“欧巴不信么,虽然我是没有这么吃,但是李洙姃欧尼真的是这么吃的,开水烫白菜这么吃,每周测体重的时候,她前一天甚至只吃一颗苹果。”

她也是头一回看到对自己这么狠的人,没有易胖体质的人,是无法体会他人之苦。

郑殊脑海里也想起来,之前带叡仁去公司报道时,遇到的那一位,从身材品相来说,确实应该多努力努力,如果不好好控制体重,那出道都有问题。

在下一个披萨开吃前,叡仁看向他“对了欧巴,你是不是今年就要毕业考大学了?”

“是啊,问这个做什么……我可告诉你,学业最少你也得给我高中毕业了,这也是阿姨叮嘱的事情,等今年回去过春节,让阿姨亲自跟你聊聊。”

“别啊~”叡仁连最爱的披萨都不吃了,放下了披萨拽着郑殊的胳膊“欧巴你得帮帮我,要不然我可过不了偶妈那一关!”

“怎么帮?为什么要帮?你学业修习这方面是必须做的,即便是当idol我也不可能看你当一个辍学盲流,大学我不指望你考得上,但最起码高中毕业了再说,没得商量!”

郑殊挣开她的手,自己手里还有一点事情得到书房里解决,就不陪叡仁在客厅了,现在才七点多钟时间尚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