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张瑧和龙璎赶回了龙城。

和一年多前相比,龙城除了人更多一些,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因为宫柳、叶敏、赵龙奇、钟灵毓这四个神级强者以及大部分灵级强者都在龙城,张瑧也就没回灵洲,直接就在龙城这边跟宫柳等人讲述了下过去一年多经历的事情。

主要是让众人了解他从费古拉那里获得的神域相关信息。

讲完之后,张瑧便直接发表自己的见解。

“从这些消息来看,我们要想到神域发展,必须得先派一只足够精干却又能够应付各方面事情的团队过去,把另一边的神门祭坛给建造出来。

考虑到神域中的危险要比灵域大得多,团队还需要有极高的武力,否则恐怕都难以在神域立足。

另外,建立新的神门祭坛需要空冥石,而寻找空冥石需要用多长时间却是个未知数,这就让团队的行期充满了不确定性。

也即是说,我们还要做好长期与灵域、灵洲失联的准备。”

说到这里,张瑧就停了下来,留给其他人充足的思考时间。

与会的几位神级都在各自沉思,没有急着说话。

剩余的十几位灵级强者有独自思考的,也有和身边人讨论的,但一时间也没谁发表意见。

大约过了五六分钟,等那些灵级的讨论声稍歇,宫柳才道:“按照你所说的情况,神域要比我们以前预料的更危险。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倒是没有必要急着派人过去。

要知道,灵域这边我们也才开发十几年而已,直到目前为止,脚步仍局限于龙城方圆三百多里。

而站在整个华夏或者说整个人类的层面来讲,灵域的开发潜力还很大,我们完全没必要冒险进入神域。

所以,就算真的派出一支精干团队进入神域探路,也可以准备个十年八年再行动。”

宫柳说完,众人相互看了看,钟灵毓便道:“我同意宫师的意见。”

虽然晋升为神级,但钟灵毓也和张瑧一样,习惯性的叫宫柳为宫师。

其余人听了都微微点头,即便是张瑧也是如此。

说实话,在没有外部压力的情况下,别说其他人,即便是他这个神级强者,都有点懈怠心理。

这说明人类目前的处境不错,从某一方面讲算是好事。

但倘若未来有什么突发事件,而华夏人类的实力又不足以抵抗,现在懈怠就绝对是坏事了。

所以想了想,张瑧又道:“也未必要等十年八年,反正目前我们华夏完全可以在守住灵洲、灵域固有势力范围的基础上抽调人手组建一个精干团队,所以我认为只要准备好了就可以进入神域。”

“你说的也有一定道理。”宫柳并没有反驳张瑧的话,点点头便道:“那暂且就这样定下吧,等过一段时间,还要听听灵洲那边的意见。”

接着,这场并不怎么正式的会议就散了。

张瑧捏着乌金包裹回到自家院子没多大会儿,宫柳就到了。

她目光第一时间就落到了乌金包裹上,问:“那个神级三品的沙族就在这里面?”

“是。”

“你估计还需要多久才能把它给消灭掉?”宫柳又问。

张瑧想了想,道:“至少也需要三年吧。”

如果乌金包裹不再帮忙吞噬是三年,可要是乌金包裹一年后再次开始吞噬,也许只需两年的时间就够了。

只是这件事不确定,张瑧也就没和宫柳细说。

宫柳了解了大概的情况后也没深问,换了个话题道:“张瑧,你说要是我和你一起去神域会怎么样?”

“啊?”张瑧讶然了。

他看着宫柳的侧脸,却见宫柳正微抬着头看远方天边的火烧云,目光深远。

这时候张瑧忽然明白,过去那么多年,宫柳一直作为华夏的定海神针,先是镇守华夏,后又镇守灵洲,如今则镇守着龙城,已经有些厌倦了。

哪怕她明知道作为华夏的唯二的神级二品,张瑧离开,她镇守龙城是最佳安排,可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毕竟神级强者不是无情无欲,她也会向往诗与远方。

虽然想明白了这些,可张瑧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宫柳。

作为个人来讲,他当然希望带一个强力伙伴过去,但他同样很清楚,宫柳待在龙城镇守才能最大程度的保证华夏人类固有地盘的安全。

但因为这个原因,非要继续将宫柳束缚在一个地方,却又显得太过不近人情。

设身处地的想一想,谁愿意一直当个工具人呢?

就在张瑧想着如何回答时,宫柳却一笑道:“算了,反正这件事不可能,你就不要多想了。

其实,就算我真的跟你一起去了,肯定也会担心华夏的安危,所以还不如留在这里。”

张瑧心里暗松了口气,然后想了想,道:“等我们在神域那边立足,把祭坛建立起来,重新打通神域与灵域的正常通道,宫师应该就能去了。

有中间那么段时间,我相信其他几位神级实力应该能提升不少,到时候由他们镇守龙城及灵洲,我们也就不用被后方束缚着了。”

宫柳听了微微一笑,道:“你说的不错。”

原本张瑧从极北之地回来,就想回灵洲看看老婆和两个孩子,还有父母姐姐以及一些朋友。

可考虑到沙博尔还没被杀死,而他要是带着沙博尔一起通过暗神门,不知是否会发生什么意外,就打消了原来的念头。

再想到宫柳也镇守龙城好几年了,等到大森林这边的暗神门开启日期到来时,他便让宫柳回去,自己留下来镇守龙城。

之后又过半年,宫柳再次来到灵域,把屈珈蓝、张铮、张莹也都带来了。

于是张瑧一家四口又团聚到一起。

···

五年后。

灵域大森林,龙城。

张家前院中,体型已经长得如同十一二岁少年的张铮,正带着看起来才四五岁的妹妹张莹在练拳。

这绝对不是张瑧逼的,而是俩孩子太过独特,虽然也有些正常孩子的爱好,可最大的爱好还是练功,提升实力。

不过话说回来,如今张铮的实际年龄已经十八了,再加上懂事早,思维其实已经和成年人没什么区别。

至于张莹,实际年龄虽然只有七八岁,可因为长时间呆在龙城这种几乎人人都是武者的地方,耳濡目染,自然对习武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再加上哥哥是个练功狂魔,自然也变得有点武痴了。

这算是好事,张瑧和屈珈蓝也就没管。顶多是隔一段时间,强迫两人跟着一起出去游玩两三天。

今天,就又是一个计划中游玩的日子。

等张瑧收拾好野营用品,出来见俩孩子还在那儿练功,便喊道:“别练了,赶紧去换身衣服,准备出门。整天练功,难道不烦吗?”

张铮很听话,虽然心里并不想出去玩,可还是立马收功。

旁边小张莹有样学样,也跟着收了功,却忍不住插着腰气呼呼地道:“张瑧!有你这样的爸爸吗,不监督我们练功就算了,还动不动逼我和哥哥出去玩,以后我和哥哥要成不了神级强者,肯定都怪你!”

“哈哈哈,”张瑧被女儿这样子和这番话给逗笑了,好不容易收住笑声,他又忍不住逗弄道:“别人家的孩子都各种耍心眼地找时间玩儿,偏偏你和你哥不玩,整天练功,我这当爸爸的能不操心吗?”

“那是他们不知道上进!”小张莹虽然年纪不大,却有一肚子大道理,也不知道偷听哪家家长训斥小孩时学的。

张瑧懒得和她计较,见屈珈蓝正在屋里张望,明显在催促,他便直接过来,单手把小张莹提了进去。

小张莹被提起来时,立马两只脚不停地踢着空气,发出噗噗的爆响,一双短小的胳膊也挣扎个不停,叫道:“放开我啊,我自己会走!”

虽然叫的很厉害,萌凶萌凶的,却完全没有哭的样子。

这让张瑧感觉很头疼。

看起来,他这个女儿性格和儿子一样的要强,而且不像儿子那样内敛,而是完全凸显于外面。

这要是放到学校去,绝对是女霸王一般的存在。

在考虑到女儿现在已经有了真级四品的实力,不把她送学校绝对是正确的。

否则她在学校一个不小心,轻轻挥拳,说不定就把哪个别人家“仰慕”她小子给捶死了。

‘不过儿子倒是可以送学校去了——总留在身边虽然看顾周全,可一点没有正常孩子的经历,到底会让孩子性格有点缺陷。

而且这些年,我和珈蓝虽然都在教孩子,但基本以武道和草药方面的知识为主,正常学校里的知识反倒没教多少。

不过,铮儿这么聪明,直接送去上高中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吧?’

张瑧之所以会这么想,是因为随着龙城拖家带口的人增多,小学、中学也在去年相继建立起来了。

至于大学,目前还只是书面文件,要建立起来估计还需要两三年的功夫,毕竟目前龙城一个该上大学的孩子都没有。

张瑧把女儿提进去后,直接交给了屈珈蓝。

别看小张莹在张瑧面前挺厉害的,可见到了屈珈蓝,立马就成了鹌鹑。

“来,换衣服。”屈珈蓝拿出一道准备好的皮衣招手。

小张莹虽然还气鼓鼓的,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去了。

显然,她怕妈妈多过爸爸。

张瑧在旁边看得好笑——这也难怪,谁让这几年他对孩子一直都溺爱般的照顾,而且没有一点爸爸的威严,屈珈蓝没办法,只能去唱白脸,日常冷着脸教训女儿。

等屈珈蓝给张莹换好了衣服,张铮也准备好,背着自己的野营背包出来了。

然后一家人就高高兴兴的出城。

过了护城河,一头大个独角牛就带着两个小个独角牛跑了过来。

“主人,您又要出去玩么?需不需要我们服务?”大个独角牛一脸谄媚地问候着。

这家伙正是曾经的角牛大王,旺乣。

只不过如今它已经彻底沦为张瑧的“宠物”了,并且还带着一大票手下待在城外,整日你等着给张瑧办事儿。

不为别的,只因为张瑧有“钱”。

当年张瑧第二次冲极北之地回来,可是带回了十颗神级血煞精,以及数百颗灵级血煞精。

神级血煞精旺乣不敢想,可帮“主人”办些事,赚一点灵级血煞精总没问题吧?

就算它自己用不到,也可以给看重的小弟或者其他族人啊。

至于说在张瑧一家子出去游玩时充当坐骑这种事,它已经不是第一回干了,可谓轻车熟路。

张瑧先对旺乣微微点头,然后就看向小张莹,问:“要骑牛吗?”

旺乣立马期待的看向张莹——能不能赚点赏钱就全看你了呀,小宝贝。

依旧气鼓鼓的小张莹却头一偏,道:“不!它们走得太慢了,我要自己跑!”

‘让你自己跑还不一会儿就把自己弄成个鬼?’

张瑧心里吐槽了句,面上却笑容依旧。

旁边旺乣则赶紧道:“小主人,我们也能跑得很快。”

“真的?”小张莹有点不太信的问。

旺乣赶紧指着旁边的手下介绍道:“它们可都是灵级,冲刺起来直接就没影儿了。”

“那我试试,要是你骗我,肯定打爆你的屁股!”小张莹装出凶巴巴的样子警告起来,却不知她这幅样子只会让人觉得她太可爱。

说完,她便跃起一丈多高,很轻巧地落到了一只灵级角牛背上。

“快跑呀!”到了角牛背上,小张莹立马跺着脚催促起来。

灵级角牛智商可是和成年人一样高,此时很担心站在它背上的小张莹会摔下来,哪里敢跑?只能求助地看向旺乣。

旺乣立马讨好的对小张莹道:“小主人,您坐下来啊,站着可不稳当。”

“张莹,坐好。”屈珈蓝也板着脸说了句。

小张莹哼了声,只能坐好,抓住了一座牛毛。

灵级角牛这才跑起来,缓缓加速。

随后,张铮坐到了另一头灵级角牛背上,跟了上去。

至于张瑧和屈珈蓝,却是半空中飞,且一直就在小张莹的头顶上。

“跑快点儿!”小张莹催促了一句,抬头看了看天,便气鼓鼓地哼道:“牛什么牛,迟早我也会飞!”

天空中,张瑧揽着屈珈蓝的腰——屈珈蓝虽然也涉猎的风系超能,但距离在天空中自由飞翔还差不少,所以现在是张瑧带着她飞。

【二合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