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在叱奴氏那里发了一大通牢骚,宇文直带着随从悻悻而归。叱奴氏不算什么识大体的女子,却也知道,在一般的事情上,自己随便怎么偏袒宇文直都无所谓。

然而在军国大事上面,自己还是闭嘴比较好。而且现在宇文邕权威一日高过一日,自己这个太后,要是别人给脸不要脸,到时候丢脸的可是自己。

这种事情是做不得的。所以不管宇文直怎么闹腾,叱奴氏最后都是笑而不语的听完,直到对方离开。

知儿莫过母,叱奴氏觉得,宇文直大概也是心血来潮,等事情过去就好了,毕竟日子还长久,治理国家,多半还是要自家人才行。

宇文直迟早还是会被重用的,不要操太多心为好。

叱奴氏已经答应宇文直,今年初夏,宇文邕会到甘泉宫来避暑(长安夏天干热),到时候她会替宇文直说说话。

后者这才告辞离去。

“喂,问你们个事。”

走在路上的时候,宇文直将亲信左右叫过来密谋。说是密谋,实际上这里也是在路边,就不说什么隔墙有耳了吧。和宇文邕的少年老成相比,宇文直的性格,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少年郎。

就好像是那些道上混的,不怕什么b哥啊,飞机哥啊,浩南哥啊什么的,却最怕那些初中还没毕业就出来混的半大孩子。

前面的那些大哥,都是属于“可以沟通”的人物,而后面的那些“半大孩子”,则属于“不可沟通”的一类人。

这类人,一旦动怒,他们下手没有分寸,很容易就弄死人。比如说那些黑涩会的大哥,拿着刀都是“砍”,砍是不容易砍死人的,多半会把人砍伤。

而这些半大孩子,用刀多半就是用“刺”,刺进腹部造成内出血,多强壮的人都扛不住。

宇文直就是属于这样的“半大孩子”,偏偏,他还是个身份比较尊贵,也有一定大权的半大孩子!

主人都是这样,他手下的那些仆从,也是一个个的飞扬跋扈。要不怎么说宇文邕有眼光呢,宇文邕和宇文宪送李贤家寄养,都成了栋梁之才。

而慈母多败儿的叱奴氏,就养出宇文直这么个东西来。

“宇文宪平日里喜欢去哪里,怎么样才能弄死他?”

宇文直阴恻恻的问道。

宇文邕是他亲大哥,又是皇帝,自然是不能动手收拾的,而且胳膊肘也玩不过大腿。但是宇文宪这个“碧池”,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宇文宪母亲出身不太好,所以常常被某些人看不起,这个也挺正常的。宇文直最看不惯宇文宪,特别是听说宇文邕都没有娶到的突厥公主阿史那玉兹,居然被宇文宪弄到手了。

这简直让他嫉妒到发狂!

女人什么的,宇文直根本不缺。但是,阿史那玉兹那是木杆可汗的亲女儿啊,全身都是金子做的!

这能一样么?

宇文宪何德何能啊?

“王爷,宇文宪,很喜欢没事就到渭河边散步。不如我们……”

一个亲信手下,对着宇文直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好像,有点太便宜他了。不如先把突厥公主掳来玩两天怎么样?”

宇文直若有所思的问道。

这话吓得他那几个亲信几乎要魂飞魄散!

见过狂妄的,没见过如此狂妄的。弄死宇文宪都还嫌麻烦,你怎么不去当皇帝呢?

没人敢接话了,因为谁接了话,谁就会是去“办事”的人。

这种事情,那是能办的事情么?就不说他们现在不在长安,哪怕现在在长安,你敢去齐王府搞事?

“那个,王爷,此事要从长计议才行。”

一个亲信手下硬着头皮说道。

“诶,我只是说说而已,那个野女人,本王才不稀罕。”

宇文直嗤之以鼻道,但他的脸上写着,他非常想得到这个女人。确切的说,是玩一玩连宇文邕都玩不到的女人!

这让他有种莫名的快意。

“罢了,搞定宇文宪,他的女人,还不是会变成一条母狗?到时候我牵回家就行了。”

宇文直不屑说道,就好像他已经把宇文宪干掉了一样。

……

邺南城的一座豪宅,正是鱼俱罗和鱼赞兄弟的宅院。由于崔泌这个“财神爷”在这里,府邸里根本不缺钱,已经三翻四次翻修过了,满满的土豪气息。

几乎可以算是邺城最豪华的宅院了,比高伯逸的齐王府还要气派!老实说,这是很作死的一种行为。

但,在鱼赞的强烈要求下,崔泌最后也是无奈的答应了一个个无理的要求,谁让鱼赞穷怕了呢?

不吃他人苦,莫劝人大度。鱼赞今日的“报复性消费”,实际上则是弥补那惨痛童年的缺失。

他就是要住最大最好的房子,玩最高贵最漂亮的女人,成为人上人!

不过今日,鱼府的气氛很不正常,鱼赞逮着个仆人不顺眼就疯狂打骂,像是吃错了药一样。

来到卧房里,鱼赞就看到崔泌俏脸苍白的躺在床上,兄长鱼俱罗和徐长之太医都来了,显然情况不容乐观。

看到鱼赞来了,鱼俱罗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微微点头说道:“已经没事了,最近不要上值,好好照顾弟妹吧。”

其实鱼赞能感觉得出来,兄长对自己的夫人崔泌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只不过崔泌对自己死心塌地,他实在是舍不得让给兄长。

其他的东西都可以,唯独这个不行。

鱼赞知道自己的斤两,假如有一天他落难了,全世界都可能会抛弃他,唯独崔泌不会。越是缺少的东西,就越是值得珍惜。

鱼赞对其他人很坏,但是他对崔泌是真心的。

“妾身真是没用……”

崔泌沮丧的说道。

前些日子,崔泌吵着要给鱼赞生孩子。鱼赞看到崔泌身体似乎慢慢变好了,也没想那么多,结果,孩子还是没保住。

一想到这里,鱼赞的脸都是黑的。

“不怪你,都怪宇文直那个贱人。”

鱼赞露出令人心悸的冷笑,看得崔泌一阵心惊。

“赞哥,现在百废待兴,不要把精神花在宇文直这样的人身上,帮殿下夺取帝位才是要紧事。”

生怕鱼赞跑长安去找宇文直算账,崔泌苦劝道。

“夫人放心,我已经给宇文直准备了一份大礼,很大很大的礼。我要让他,欲仙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