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喏,现在不就抓住这一只臭老鼠了吗?”

慕云晴看着衣柜里面的那一只“超大号的老鼠”笑眯眯对着身后的慕云锦说道。

越过慕云晴的身体,慕云锦的目光也落在了她口中的那一只“大老鼠”的身上。

顿时觉得一阵头晕目眩。

她和那一只“大老鼠”面面相觑,下意识的掐着自己的人中,口中喃喃道:“大姐姐,我觉得我需要一颗速效救心丸……”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慕云晴口中的这一只“大老鼠”竟然会是慕风城。

这死小子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吗,所以才这么一直作死。

慕云晴脸上仍旧是笑盈盈的样子,实在看不出半分的怒色,倒是慕云锦,如今一副恨不得打死慕风城的样子。

慕风城看了她一眼,不自觉的往柜子里面瑟缩了一下,生怕自己就这么出去就会被混和双打。

该怎么办?

看他还一个劲儿的往里面缩,像是要硬生生的把那柜子后面都得掏出一个洞来,再钻进去躲着,慕云晴只好道:“你不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吗?如果要解释的话那就自己站出来解释吧,还要我把你请出来吗?”

慕风城对上她的目光,只觉得一阵头皮发麻,缩了缩脖子,默默的,听话的钻了出来出来,站在了屋子里面,左脚叠在右脚上面,勉强挪出一个位置。

如果三夫人在这里,恐怕都不敢相信如此乖巧的男孩子竟然会是自己的儿子。

慕云晴将自己肩膀上的老鼠,老虎,还有凤凰都给扯下来扔在了床上,嫌弃的道:“不帮忙的话就在上面乖乖的呆着,等我先把屋子收拾了。”

随后她又淡漠的瞥了一眼慕风城:“傻站着干什么?你自己弄的屋子难不成,就看着我自己收拾?”

慕风城浑身上下一个激灵,忙不迭地的开始收拾屋子。

他先是将那些桌椅板凳捡起来摆好,又将那些碎瓷片扫在一团堆着,整个人都忙成了一阵小旋风,这才讪讪的看着慕云晴。

眼见着屋子里面稍微能够容纳下两个人了,慕云晴这才坐在桌子旁边,手轻轻地搭在桌子上面,敲击了一下桌面。

“扣扣”两声。

慕风城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

“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慕云晴扬眉道。

慕风城支支吾吾的站在那里,半天也没有憋出一个屁来。

慕云锦在旁边看不下去了,一脚踹在他的屁股后面,将慕风城踹了一个趔趄,不耐烦的抱着手臂怒骂道:“你说还是不说?你要是不说的话我就去告诉母亲,你把她辛辛苦苦打扫的屋子弄乱成了这个样子,你说说你究竟为什么这么干?你以为大姐姐就真的不回来了吗?混账小子。”

慕风城的眼中闪过一道憋屈,可是再一想到下人们所说的慕云晴如今的实力,他一对上那一双笑盈盈的目光,就觉得自己的脖子发凉。

想到那禁锢在自己身上的禁言术,再想一想以对方如今的实力,恐怕一个照面就能够要了自己的命,他只好憋着一口气说:“我,我听下人们说,她的屋子里面,有不少的仪器,都是很值钱的,正好这段时间我缺钱,我以为她再也不回来了,所以就打算过来把那些东西拿去卖了,结果那天的时候就不小心……”

慕云锦压根不信他的鬼话,冷笑道:“你口中的不小心就是这个样子吗?随随便便的就能把一个屋子弄成这样,那你的不小心还真是厉害呀,娘亲生你的时候是把你身上长满了倒刺儿吗?”

慕云晴:“……”

她的唇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饶有兴趣的用手指着自己的下巴,好整以暇的看着慕云锦教训自家弟弟。

不得不说,慕云锦这个丫头如今的嘴巴可是越来越毒了,看慕风城那被训斥得脸皮一阵胀红的样子可真是好笑。

慕风城害怕慕云晴,可并不害怕慕云锦,听到她这么说自己,顿时心中也有些恼了,瓮声瓮气的呛了回去:“什么叫做我身上长满了倒刺儿?我长没长倒刺儿你自己没长眼睛吗?那天我进来之后忘了关窗子,所以狂风大起的时候,这才导致了屋子里面乱成了一团,我今天不是想起来了,所以打算过来收拾嘛,谁知道你们这么快就进来了,导致我越收拾越乱……”

他说到后面就有些底气不足了起来,迎着慕云晴的目光,又慢慢的垂下了头。

一张略显白皙的脸上飘上几分红晕,不是羞的,是害怕的。

心中却咬牙切齿。

他要是早知道慕云晴能够达到如今这个地步,就是打死他,也不会在当初来偷她的东西,现在可好,被抓了个正着。

珀尾跳到了慕云晴的肩膀上面,说:“我看这小子应该不是说谎的样子,不过敢偷东西,干脆把他的手脚都给打断算了。”

慕风城听不见珀尾说话,可是见那只鸟的目光一直在自己的身上游回,忽然觉得一阵脊背发寒,毛骨悚然。

慕云晴漫不经心的踢珀尾梳着羽毛,手指从那火红的艳丽的羽毛之中划过,清脆的声音带着几分冰雪未消的寒冷:“他们倒是说的没有错,我屋子里面的那些仪器都是价格十分昂贵的,随随便便拿出去这么一套都能卖上好几万灵石,你如今踏入了四阶,家族之中给你提供的低等级灵石没月少说也有上千,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了,你还想偷我的东西去卖,难不成是在外面欠的债吗?”

慕云锦的眼睛随着慕云晴说话开始眯起,恶狠狠的看着慕风城。

“对了,我记得我的屋子里面,有一个盒子之中还装着两块中等品级的灵石,是当初我进入府中父亲给我的,估计也给你拿走了吧?”慕云晴明明没有生气,不急不缓的说着每一件事情,可是每说一件事情都让慕风城心中一跳,越来越心虚。

冷汗掉了下来。

他藏在鞋子里面的脚趾头都忍不住扣紧,恨不得现在立刻马上离开这个地方,有个洞让自己钻进去,好躲避对方的询问。

慕云晴看着他装哑巴,脸色忽然一变:“你今日要是不说的话,我便当着三夫人的面宰了你的手,你看我敢不敢。”

话落犹如雷霆震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