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沈云卿深吸了一口气,她自问自己历经两世,见过各种各样的场景,经历过各种各样的事情,可是一想到脑中这些猜想有可能是真的,一想到那些半大的孩子,会在看不见的地方厮杀,然后死……

死后,尸体还会被人做成菜,做成丹药。

一想到这些有可能都是真的,沈云卿却仍旧觉着有些恶心。

倾歌还在说着:“且他们打探到,告诉他们他们吃的肉是死去孩子人肉的那个孩子,便是在那里面,存活时间最长,下手最狠最毒身手最好的孩子。”

“且两个孩子说,他们没有被斗蛊的时候,那孩子都一直在暗中观察所有人。且落在他们身上的时间,好似最长。”

“若那孩子是故意所为,那这些孩子在里面呆了这么长的时间,恐怕心里,都早已经扭曲,出现问题了。”

沈云卿咬了咬牙:“不管如何,得要想办法,将这些孩子救出来。”

“是。”

倾歌点了点头,沉默了一会儿,才又开了口:“主子,要不,我直接带着倾城阁的人,闯进去救人?”

倾歌拧着眉头:“只是这样的话,似乎就会打草惊蛇了。主子这次来,是想要查探太后和这件事情的关联的。若是我们贸贸然闯进去救了人,只怕主子的计划,就会被打乱了。”

沈云卿咬了咬唇:“至少从今天到明天晚上,现有还活着的孩子,都不会有事。你等我想想法子,仔细安排安排,然后再做打算。”

“此事,我还需要,好好想一想,应该如何处置。”

倾歌点了点头:“好。”

“我也想想办法,将周围城池中之前我们的安插的那些倾城阁的人,尽数集中到这清宁城中,以便到时候我们好行事。”

“嗯。”

倾歌退了下去,沈云卿却翻来覆去地有些睡不着了。

无论是谁,在听闻了那些事情之后,恐怕也都很难睡着。

沈云卿抿了抿唇,骤然响起,当时他们去救下昭觉寺那些孩子的时候,是有个孩子告诉了他们,其他孩子是在那大雄宝殿之下的。

当时,后山那些孩子,身上也没有多少伤。

而大雄宝殿里面的孩子,身上多多少少都带着伤,那些伤,几乎都是匕首所伤。

当时她只以为,那些伤是昭觉寺中的僧人用来放血……

如今看来,却也未必。

沈云卿站起身来,在屋中来来回回踱步着。

如果事情真的是这样,那他们这个养蛊计划最后养出来的孩子,是用来做什么的?

杀手?护卫?

还是什么?

如果幕后之人是太后,那么,太后这样费尽心思,耗费数年,养出来这么一些孩子,是为了什么?

之前他们从昭觉寺中将那些孩子救了出来,那些孩子,又是怎么想的?

打草惊蛇,立马将那些孩子救出来,与伺机而动,继续观察观察,想办法在适当的时机,将太后扯出来,抓住太后和他们联络的证据……

这两者之间,她又应该如何选择?

沈云卿在屋中来来回回走了半宿,想了半宿,终是在下半夜才上了床榻睡了过去。

第二日一早,沈云卿便将倾歌叫到了面前。

“首先,想办法先将周围流浪的乞儿那些,都带走。不要让他们再有机会抓新的孩子回去……”

“其次,准备布置好一切,打探出他们关押那些孩子的地方所在,随时准备行动。”

“是。”

沈云卿眯了眯眼:“这里处于清宁城人比较多的街上,白日里来来往往的人太多,不便于行事,且白日里,到处戒备都要森严许多,等晚上吧,晚上再行动。”

“是。”

刘攀和刘潇白日里依然去上了学。

下学回来,刘攀就连忙来同沈云卿禀报了:“今天子虚先生来了,他考了我一些东西,都是关于药材的。”

沈云卿眯了眯眼:“大抵是因为,我们来的比较突然,所以他心里对我们多多少少也还是有些存疑的,所以才会避开我,考考你是不是真的认识药材,我们加重是不是真的如我所言,只是做药材生意的。”

刘攀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他问的那些东西,我都认得,都能够说出来那些东西的用途,他也没有怀疑。”

“可是……”

刘攀拧了拧眉头:“之前我们跟着主子一起去见那子虚先生的时候,那柳栩行就对子虚先生十分无礼,不给子虚先生好脸色,还自己离开了。”

沈云卿也及的这一茬:“当时那子虚先生说,是因为小的时候对他太过苛刻,大了之后便有些叛逆了。”

只是,刘攀应该不会无缘无故提起此事,沈云卿笑了笑:“怎么了?是有什么问题吗?”

刘攀颔首:“我今天又瞧见那柳栩行和子虚先生在一起了,且因为今天,大抵是因为主子不在,无论是子虚先生还是柳栩行都没有太将我们这群半大小子太放在眼里的缘故,两人的相处,也比上次主子在的时候随意了很多。”

“但是,也才让我觉得愈发不对劲了。”

“嗯?怎么讲?”

刘攀舔了舔嘴唇,仔细斟酌了一下用词,才道:“那柳栩行,对子虚先生几乎可以用颐指气使来形容了,我们当时在学堂里,他们在院子里说话,所以我没有听清楚他们究竟说了什么。”

“但是我看见柳栩行指着鼻子骂子虚先生,因着他正对着我们这边,我看见他似乎说了一句废物,好似提到了什么,要告诉母亲。”

刘攀蹙了蹙眉:“若说柳栩行这表现是叛逆,那子虚先生当时的反应,就显得有些太过……奴颜婢膝了一些。”

“那子虚先生,被柳栩行指着鼻子骂,都并未反驳,只低着头,好似在低声解释着什么。”

“反正当时两人相处的模样,让我觉着,那两人一点也不像是父子,更像是主仆。主是柳栩行,子虚先生,是仆。”

沈云卿听刘攀说完,忍不住眯了眯眼,陷入了沉思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