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1

傍晚的霞光在天边燃烧,鱼鳞状的云彩铺满半边天,夕阳的余晖从云朵间软软地洒落下来,像天籁之音泻向城市的高楼大厦,美得令人窒息。下班族乘着各种交通工具回归港湾,面对美景,感到十分温馨,忘了酷暑带来的不适。

一辆本田越野摩托车从江南大道由东往西行驶,然后转弯拐进江西大道,继续向前行驶,摩托车坐着两个年青人,他俩都戴着头盔,驾驶摩托车的名叫叶林,他人身材高大,动作敏捷,身上背着一个挎包,他对此良辰美景毫不感兴趣,他心里只有钱。

坐在叶林后面的是他的朋友是史湘,中等个子,比较壮实,中长头发,面色黝黑,颧骨凸出,一眼睛自然而然露出凶光,手臂上有文身,是一条恶龙和一条毒蛇缠斗的图案。

摩托车缓缓地停在天宝商城的门口。天宝商城是本市第三大购物中心,坐落在江西大道中,总共七层楼,这里的商品应有尽有,一楼买各种名牌服装、鞋子、包包,二楼卖电子产品和金银珠宝,其中有一家名叫六福珠宝店最大,每天营业额高达七八十万,多的时候可达一百多万。

六福珠宝店非常出名,深受市民的青睐,很多明星和各行业的大咖都会到这里购买珍宝。它在本市共有5家分店,位于天宝商城二楼的是总店。

何欢是六福珠宝店的店长,今年33岁,是个退伍军人,长得高大结实,一表人才,是一个大帅哥。他退役后跟他师傅屈儒勇当学徒,学习打造金银饰品,六福珠宝店的老板认识屈儒勇,屈儒勇便介绍何欢去六福珠宝店当服务员,由于工作努力,责任心强,五年之后,被老板提升为店长,一直当到现在。

店长要负责店内的日常事物、人员管理、和重要客户沟通,还要负责财务管理。

2020年8月30日傍晚5点40分,他打开店内的保险柜,把现金从保险柜里拿出来,数了一下,一共62000元,然后把钱放进提包里,准备拿到天宝商城对面的中国银行去存。

这是三天来攒下的现金,现在虽然大部分的客户都用支付宝或者微信支付,但是,有些老人不懂得使用智能手机,所以依然有客户用现金购买金饰,因此,给何欢带来了麻烦。

他提着手提包,从店里走出来,乘电梯来到一楼,接着向大门走去,走出大门之后,他朝着对面的银行走去,虽然银行已经下班了,但是他可以在自动存款机上把钱存到老板的账户上。

当他刚刚朝前迈出两步时,忽然看见两个戴头盔的人朝他冲过来,他立即意识到那两个人是来抢劫的,他双手紧紧抓住提包,并做出准备还击的动作,但是还没等何欢做出反应,一个劫匪已经抓住他的提包,奋力地往外拉。

接着别一个劫匪挥拳向他打来,他一边躲避拳头,一边伸脚去踢劫匪,而他双手因为要保护提包,所以,他竭尽全力抓紧提包,其中一个矮个子劫匪的裆部被何欢踢了脚,痛得大叫起来。

不用说那个矮个子是史湘,而另一个是叶林,史湘被何欢踢中之后,恼羞成怒,身子往后退两步,突然从挎包里掏出一把手枪,对着何欢的太阳穴开了一枪。

枪响之后,鲜血瞬间从他的太阳穴喷溅而出,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像红雨般纷纷落下,热血顿时染红了何欢雪白的衬衫,两秒钟之后,何欢重重地倒在地上,发出“扑通”一声,从此再也没有醒来。

这时正是下班时间,很多人走在街上,他们听到枪声之后,惊叫着纷纷向远处逃避,防止劫匪迁怒他们,向他们开枪,有几个胆大一点的男人,则站在旁边观望。

史湘见何欢倒下之后,把枪收起来,飞身坐上本田越野摩托车,叶林已经把何欢的提包抢到手,他看见史湘上车之后,也赶紧坐上摩托车,右手提着抢来的提包,左手扶住史湘的肩膀,一路向北飞驰而去。

史湘驾驶摩托车沿着长西高速公路驶去,史湘怕警察在高速公路上设卡拦截他们,于是,把摩托车驶向龙头山的一条小路。这条小路名叫长坪盘山公路,这条公路四通八达,连接龙头山下的几十个村,还有泥沙路通向深山密林,只要在把车驶入树林里,然后再从其他地方驶回市里,警察根本无法通过监控录像查到他们。

史湘驾驶摩托车一直往山上驶去,在没有抢劫何欢之前,他们已经来到长坪盘山公路观察过,这条路上只有两处有监控器,路的尽头是古坪村,古坪村背后是一条小山路,直接通往山顶,山顶上有四条山路分别通向东西南北四个方向。

史湘驾驶摩托车的技术非常娴熟,在盘山公路上左拐右弯,开了50分钟之后,终于到达龙头山顶,史湘见山顶上有几个游客在拍照,他怕被人拍摄到,于是把摩托车驶进路边的松树林里。

松树林里没有路,但是地势比较平坦,史湘沿着松树林驶了5分钟之后,把摩托车停下,用脚把摩托车支脚支起来,然后脱下头盔,笑着对叶林说:“老弟,我们的收获不小吧?快打开提包看看有多少钱?”

“提包不重,我想没有多少钱,也就六七万元吧。”叶林淡淡地说,他好像不太开心,脸上有一股凝重之色。

“把提包拿过来给我看看。”史湘把手伸向叶林,叶林只好把提包递给他。史湘拉开提包的拉链,看见里面只有6沓钞票和一些没有捆绑的散钱,安慰叶林说,“不要气馁,我们还算有收获,按照我们之前说好的,平分吧。”说罢把钱全部拿出来数,一共62000元,他把31000元分给叶林。

分完钱之后,史湘问:“这个提包给我行吗?我看它好像是高仿真的古奇提包。”

“当然没问题啦,那个包能值多少钱……史哥,你干吗开枪杀人呀?只为这点钱杀人,实在划不来,如果我们被警察逮住是要判重刑的,说不定命都要搭进去。”叶林比史湘小6岁,只有20岁,所以,他叫史湘大哥,他对史湘开枪杀人表示不满。

“没有把他干掉,我们能抢到这些钱吗?他是武警部队出来的,论打架我俩可能都不是他的对手。算了,人已经杀了,万一我们被警察抓捕,我绝对不会推卸责任,我只承认是我临时起意杀人,要死要活就看我自己的造化了。”史湘毫无惧色。

“你这是说哪里话?既然我们是兄弟,要死一起死,要活一起活,如果我被警察抓捕的话,我绝对不会把你供出来,更不会逃避责任。”

“放心吧,警察抓不住我们的,你身上背的秘密武器会保护我们,让警察永远无法发现我们的踪迹……坐下来歇息一会儿吧,我们必须等到天黑之后回家。”

叶林看见史湘坐在铺满松针的地上,于是也跟着他坐下,他掏出一包中华香烟,从中抽出一支递给史湘,然后为他点燃,再给自己点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把烟吐出来:“我们以后各走各的路吧,不要把两个鸡蛋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以免我俩一起被逮住。”

“好的,我听你的,没有急事不要联系。”史湘偏过头来看叶林一眼,心里暗暗得意,但是史湘得意的表情被叶林察觉到,他觉得奇怪:史湘杀了人一点都不怕,反而如此轻松得意,这是为什么?他吸一口烟,陷入沉思之中。

抢劫杀人案发生之后,就有十几个目击者打110电话报警,接警员问清情况之后,马上向指挥中心主任苗俊报告,苗俊指令附近的巡警立即赶赴案发现场,叫他们一定把现场保护好,然后直接打电话江一明,令他带队前往现场勘查。

江一明带领1号重案组赶到现场时,看见三个巡警站在何欢的尸体旁边,不让任何人靠近,一个带头的巡警名叫杜得伟,他见到江一明之后,把发生的情况向他简单地描述一下,然后把现场交给了江一明。

小克和周挺把现场用警戒线围起来,把围观的群众劝退到5米之外,吴江对现场进行初步勘查,他发现现场已经被破坏殆尽,何欢尸体旁边都是杂乱无章的鞋印,连从何欢体内流出的血迹也被践踏得变形了,没有勘查价值。唯一有价值的就是何欢的尸体。

罗进看完尸体之后对江一明说:“江队,死者是被人用枪打死的,凶手应该比较专业,对准死者的太阳穴一枪毙命,使他绝无生还的可能。”

“听杜得伟说,死者名叫何欢,他是六福珠宝店的店长,正提着大额现金要去对面银行的自动存款机存款,劫匪是为了抢走何欢手中的钱,他为什么要开枪杀人呢?”江一明觉得疑惑。